首页 » 工作 » 管理 » 浏览内容

水利工程变“水害工程”,三峡大坝被迫炸掉预言或成真

153 0 发表评论

核心:中国著名已故水利专家黄万里曾多次上书中央高层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旅德工程专家王维洛表示,越早炸掉三峡大坝越好。

三峡大坝位于重庆市市区到湖北省宜昌市之间的长江干流上,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工程。1992年4月3日在中共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以1767票赞同、171票反对、664票弃权、25人未按表决器的结果获得批准建设。1994年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开始蓄水发电,至2009年经过17年,耗资2000多亿元建设,但是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均未达到预期目的。

水利工程变“水害工程”,三峡大坝被迫炸掉预言或成真

当年三峡工程上马前,全国人大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赞成票以微弱优势获得通过。中国著名已故水利专家黄万里曾多次上书中央高层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旅德工程专家王维洛表示,越早炸掉三峡大坝越好。

近年来,海外媒体再次聚焦,三峡水库的蓄水放水对周围地质的冲击已经造成了齐岳山、寒池山等山体裂缝。据大陆媒体描述,寒池山的山体裂缝是从山顶向下裂开,宽不到几十米,深度却达上千米。这是继2008年底《三峡晚报》披露位于西陵峡上段长江南岸的秭归县的仙女山出现裂缝后,媒体的再次“示警”。

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库正式蓄水之后,三峡库区和大坝下游地区灾害不断,而媒体、专家等一概称,“和三峡工程无关”。

2011年5月18日,中共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在新华社发布的会议公告中,逐步地将三峡工程的一些不利影响摆到了公开的媒体平台上,如移民安置、生态环境、地质灾害、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

水利工程变“水害工程”,三峡大坝被迫炸掉预言或成真

建坝之初,专家们称,三峡大坝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防洪。但是,刚刚几年的工夫,三峡大坝的防洪等级就从“万年一遇”到“千年一遇”“百年一遇”,最后降到了2010年的“不能指望”!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其次是航运不畅。三峡工程完工后,上游因为水位提高,航运功能减弱了,下游因为没水,航运功能更弱了。有些地方某些时段全部停航,特别是枯水期,船就只好搁浅了。

其三是蓄水、补水功能弱化。2011年4月起,中国南方部份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旱灾。长江、汉江水位处于历史最低点,湖北千余水库跌至死水位,而中国的鱼米之乡洞庭湖旱情严重。尤其是鄱阳湖,湖底已经成为草场,渔民退却,牧民进驻,大草场成为牛羊饱餐的餐桌。

三峡工程还有对长江的生态系统造成巨大的干扰、影响局部气候、改变了地壳承受重量的支点、令下游居民的不安全感增加等负面影响。

水利工程变“水害工程”,三峡大坝被迫炸掉预言或成真

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在三峡大坝拟议建设之初多次上书中共当局,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不可上马之缘由。三峡大坝开工前,黄万里曾致江泽民等人三封信,陈述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理由。他预见,“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然而,三峡大坝最终还是建起来了。黄万里先生的种种预言不幸渐次应验。

王维洛说,既然建设三峡工程是错误的,就要考虑如何来修正这个错误。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不利影响越来越大,所需资金越来越多,到无法承受时,想拆可能也不行了。

“当一个工程不知道它的归途在在哪里,它就根本没有被建造的权利;越早炸掉三峡大坝越好,因为它对中国人的伤害如同凌迟处死一般,漫长而痛苦。”

门峡工程不足四年就现世现报,水利工程逐渐变成了“水害工程”。在难以逆转的生态灾害形成之后,如何恢复生态,能否拆除这个废物,就成了谁也负责不了的“老大难”。谁又能够想象,将来三峡工程正式退休以后,后代子孙该如何为它老人家送终?

水利工程变“水害工程”,三峡大坝被迫炸掉预言或成真

黄万里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对三门峡的意见不幸言中,痛心疾首,反复叨念:“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晚年病重昏迷中喃喃呼出:“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如今三峡工程竣工,库区清污成本和长江航运成本剧增,已是不争之事实。据三峡工程防汛办提供的气象资料显示,“今年(指2005年,下同)4月份三峡坝区天气复杂和剧烈变化程度为近50年同期所少见”,“今年4月三峡坝区气候反常。气温并没随夏季的到来逐渐上升,反而呈下降趋势。4月末平均气温不足12摄氏度,4月中旬周边山区还出了较大范围的降雪,月内有3次降温过程,温差升降剧烈、颠倒错位的现象严重。另外,4月份全月降水量为236.5毫米,破坝区近10年降水量最高纪录,破宜昌地区近118年同期降水量最高纪录。”

峡库区地质环境复杂,暴雨、洪水频发,自古以来就多滑坡。三峡大坝坝址附近区域为坚硬的花岗岩,向上游则多以碎屑岩、碳酸岩为主,包括侏罗纪遗址的粉砂岩。地质容量、环境容量的天然不足,仅国土资源部查明的滑坡就有2490处。近两年我国南北气候反常,今年重庆地区大雨滂沱,多处发生山体滑坡。这些现象是否与生态上的变异有关,虽有待专家们继续观察论证,恐怕也无须久待。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联系我们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