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 » 设计 » 浏览内容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150 0 发表评论

“我喜欢在路上走,太阳爱我,也爱所有人。”          

                                            ——顾城


提子喜欢在路上走,喜欢东张西望。所以读小学时,走在田埂上容易掉到田里去。“看,又打野眼了。”妈妈总这样说。植物是让人“打野眼”的罪魁祸首。

途中的植物,让人走路的速度,快不起来。读小学时,上学途中的某户人家,家门口种了一大片射干,带有斑纹的金黄色花朵在太阳底下,闪亮亮的,特别好看。据说这是一种药材,提子喜欢,想摘又不敢摘,走过这段路时,欣喜的同时,备受煎熬。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菊花塘公园的法国冬青。]

这次开设“多识草木之名”栏目后,姐姐善意提醒,“不要走火入魔,玩玩就好了。”但很遗憾的是,还是入魔了。或者说一直在走火,正儿八经关注后,就彻底入魔了。

多识草木之名,源于喜欢。某种草木,便从一开始的相遇,进入到漫长的相知与对话阶段。所有的相遇,似乎都在为下一次对话做准备。

自从与一花友相约辨认菊花塘公园的植物后,识草木之名,便一发不可收了。

细细辨认栾树的小黄花、冬青小红果、紫叶鸭跖草、与黄花菜有别的萱草、落叶的鹅掌楸、被称作彼岸花的石蒜花,以及被花友告知的四照花、胡颓子,发现红花檵木反季节在开花……

回来看图,一些已经不再认识,另一些,在脑海里扎了根。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菊花塘公园的萱草。]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彼岸花,其实就是石蒜。]

某日驾校练车,练得晕车不已。便下车透透气,消停消停。然后发现右倒车入库车位旁的草地里,长了什么杂草?蹲下来看,原来是垂序商陆,左看右看,花、叶、茎,正面、反面。东拍拍,西拍拍。

罢了,视线转移到旁边的植物,也不认识,又开始瞅瞅,拍拍拍,后发觉是野大豆、斑地锦。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驾校场地的垂序商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劳豆,又称野大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斑地锦]

外出采访,如果约定地点有趣有料,那就会提前半小时到。先去拍花花草草。古城墙上长满了井栏边草,当地人叫凤尾草。文庙的飞檐斗拱间,长满了小构树与别的不知名的杂草。看一看,拍一拍,再去采访,惬意得很。

回来的路上,突然就想到,可以写写拍拍,关注老建筑与文物古迹与杂草的故事,多好。这主意让人欣喜。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文庙屋顶上的植物们。]

相识纪念日去高峰塔转悠,天上有月,塔侧的铜钱草长得更好了。门口摆了两株鹅掌柴,九片叶子,好看得很。整个人爬楼的兴致都高了。

在中秋假日,偷得浮生三日闲,彻底不考虑工作种种,入魔到了极致。回家途中,掠过车窗的那抹绿,不再只是绿色。想定睛看清楚,那一树黄花是什么,白的呢?绿的呢?没有答案。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紫叶鸭跖草。]

回到家就更不用说了。

屋后的杂草,一一拍过。吃过饭,门前的再一一拍过。开黄花的酢浆草、“大叫花子与小叫花子”——苍耳与鬼针草、被我们通称为“野菊花”的一年蓬,儿时常见的苘麻、给猪吃的喜旱莲子草、垂盆草、鸭跖草、黄花蒿、爵床科的孩儿草、毛葡萄、和铜钱草很像的天胡妥……

一一拍下,辨认,再辨认。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苍耳]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鬼针]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苘麻]

黄昏时,与母亲大人、姐妹几个田间散步,走在田埂上,压根走不动,一步三停歇呀。还忍不住问,家里叫这个什么名?有什么有趣的故事不?

沿着河流走,到了山坡的向阳坡,新的植物出现,窃喜,拍拍拍。

开蓝色小花的,原来就是黄荆。像鸡冠花的白色小花,学名原来叫青葙。终于在知道名字后再次见到兰香草……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黄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青葙,古代称像鸡冠花的植物。]

“快走喽,我要回去做饭了。”母亲大人一路上都在催。端个相机,本来就走得慢。眼里有草木,走得更慢了。

中秋后第二天,去娭毑家。门前屋后的植物,多了去。从灌木丛开始,认识的不认识的,先横扫一圈,拍拍拍。然后去问娭毑。(不忍心让老人家跟着到屋外去辨认,一一拍下来。)

“咯是八表藤呢(谐音ba biao tian )”,娭毑的湘潭话太地道了,听不出来。香梨君正在玩手机,被请来当翻译。“这就是爬山虎呢,娭毑说的,就是挨着墙壁的意思。”定睛一看,可不就是爬山虎么?

娭毑眼里的植物,都是药用的,让人听了想去学中医。“刺春头是治风寒的呢,叶子可以煮着吃呢;鸡矢藤,身上痒,扯了煮水洗澡;七叶麻是伤药,开白花;海金沙也是一种药呢……”

娭毑对植物的称谓,与书中表述太不一样了。抽穗条花序的红色花,她叫人三七。“叶子上有个‘人’字,明年开春,会看得很清楚。”说罢,又补充,“红粒粒落下来,可以长秧苗子,就是它的种子。”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金线草]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青灰叶下珠,好好听的名字。]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青灰叶下珠。]

娭毑说的人三七,查阅图鉴发现,可能是金线草。而院落围墙爬满的藤,她称风藤子,也能治风寒。这种学名叫黄金络石的藤蔓,在娭毑嫁过来之前就有,只是以前没这么多,如今,娭毑已经八十二岁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黄金络石藤。]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爬山虎。]

别的如菖蒲、石菖蒲、辣蓼子草、鸡矢藤、野胡椒树、细叶香等,在娭毑、婆婆及姑姑的合力辨认下,与图鉴有了比对的机会。

第二天清晨醒来(梦里都在辨认植物),先是发现被称作辣蓼子草的酸模叶蓼,开花那般清新好看。婆婆从上海带回来的深紫色牵牛,在阳光下闭合,呈独特的五角星。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酸模叶蓼]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婆婆从上海带回来的紫色牵牛,在太阳下闭合。]

再到菜园子里去扫荡,居然发现了青灰叶下珠,在书里看到,喜欢这名字,就记住了。摘了一支放地上拍,类似于槐树的叶子,就立马合上了。小珠珠就看得很分明了。“我们喊珍珠草,止泻的。”婆婆说,这样有花珠珠的,还有海马草、jian皮子草。

然后就晓得了很多儿时见过,但不知道名字的植物。比如说薏苡,又叫菩提子,湖南一般都叫“尿珠子(谐音)”,把珠子中间的小穗子抽掉,便可以用来串作手链项链了。这是女生们的最爱。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薏苡,又叫菩提子。女生喜欢用来串手链。]

午饭后,临时起意去爬乌石峰。无他,植物的缘故。

香梨与凉薯在前面走,提子一个人走得慢。拍完一段,仔细辨认,然后小跑一阵,跟上他们。很庆幸带了本植物图册,边走边翻,居然有不少惊喜。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乌石峰上的美丽胡枝子。]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这个应该吃货们都不陌生。]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看看它的叶。]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一眼就看见缠绕满树的金灯藤,被称为日本菟丝子的它呀,无根无叶,全靠寄生生存。因为在书上见过很多次,一下子在生活中遇见,很开心。

然后发现坐车略过车窗的一大抹白,原来是盐肤木的白花,接下来,很快就是杠板归、一年蓬、博落回、美丽胡枝子,这些天勤翻书看帖的作用渐显出来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金灯藤]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盐肤木]

当然,除了认识被称作野菊花的一年蓬,终于发现开紫色小花的菊花,原来叫作紫苑。也看见了苎麻的花原来是长在茎上叶下。然后,知道乌泡子,也知道它的叶,终于第一次将它们对应成一体了。

继而,发现了像夏枯草的金疮小草,俗称“青鱼胆”,也是开紫色小花(提子姑娘对紫色小花情有独钟呀)。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紫苑]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苎麻]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杠板归]

走在乌石峰,人的眼里几乎只有灌木,没有乔木呀。关注了几处乔木,也不认识呀。

在快到山顶的位置,遇见了八十六岁的欧阳爹爹,他之前在半山腰搭了个棚子看手相。如今半山腰处修建了凉亭,他的视力严重下降,便不再给人看相了。凉薯几次提议听欧阳爹爹讲他与乌石峰的故事。

若是以往,提子肯定立马坐下来听,偶尔还会偷偷打开手机录音,但这次提子只识草木不识人,径直往上走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视野开阔的乌石峰]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山上凉快得很。垂序商陆的果子,红得发紫发黑。满山坡都是狗尾巴草(或狼尾巴草),在风中招摇。香梨君汗湿掉,在离山顶不到一百米处,停歇了。

提子一个人爬上了山顶。四向来风,凉爽得很,二十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山顶野餐。下山来,回城区,一路上翻阅图鉴。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图左的花,便是美丽胡枝子。]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提子中毒太深,明知中毒,却无力脱身。走火入魔的弊端,也渐渐浮现——脸盲症进一步加重,心不在焉进一步加重,不看人陋习进一步加重。

“一天到晚整这个”“你就是想一出是一处。”香梨这样说。忧伤的是,提子的确就是这样。但她固执地相信,人在成年以后,所有的兴趣爱好都并非会是短暂的。

有些爱好,隔一段时间放下了,再过一段时间,便又会拿起来。可以说,是在断断续续地爱好着。虽然爱得没那么纯粹,但心里始终不曾放下。她能确保的是,爱的时候,那三分钟热度,足够热。

在别人写文章讲究诗意与深意的时候,提子在寻花访草,离那些诗意与深意隔得很远。在喜欢的事情中奔来忙去,只问耕耘,莫问结果,开心就好。这便够了。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接骨草]

识草木之名,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Ps:

好吧,如你所见,这就是一篇植物流水账日记,希望图片的科普性能够拯救它。

以后每周一期,会老老实实写了,当然,形式会不一~

2016年9月17日22:11:57于莲城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联系我们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