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其它 » 浏览内容

他画的人体,醉了!

237 0 发表评论

他画的人体,醉了!

 

翁伟 

1962出生于 广东潮州。

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学院美术系。

199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副教授。

曾先后任教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

现为职业画家。

作品曾参加91’中国油画年展、中国当代油画大展、

迈向新世纪的中国青年油画展、

中国油画学会展等多项全国大型美展,

作品曾获北京美术作品展优秀作品奖。

多幅作品被北京美术家协会及海内外收藏家收藏。

 

“实际上,所有好的绘画,表达的都是画家心里想说的话。”翁伟以诗经里常引的比兴优雅地开始了这段精彩的论述:如果我是一个歌唱家,心里的话就是一首传情达意的歌曲;如果我是一个舞蹈家,我的痛与乐就通过舞姿展现给观众;同样,画家通过画作呈现出来的,也是他心里想要说的话。

作 品 赏 析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翁伟几十年来的创作有一不变的内容,表现对象几乎都是女人。他有他的审美观念:“这世界不外乎是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他们组成一个大写的人。画面上画的人物形象是女人,画画的人是男人,男人对女人的解读就不止是画中的女人了,也包括正在画画的男人自己。我画的首先是人,而不止是女人,不是把她当作观赏对象,而是在尝试对她解读。”

他以近十年来创作主题的转移和演进,给我们展示了一系列他在艺术探索之路上的精神肖像。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而关于外界对他只画人体的质疑,翁伟的纯粹与坦诚则要使问者反观自问了–背着女人过河的和尚已然把女人放下,而观者却还死死惦记着“女人”。翁伟说:“其实在我眼里,这些作品虽然以人体画的形式出现,但人体并不是表达的主题,这些画作在我这里的主题是肖像。画中人物只是没穿衣服,而人一旦穿了衣服后就很容易带有属性。比如穿了件大红袄一看就知道是农村的,一件漂亮裙子就很容易让人想到都市生活。把可能的带有故事性情节的因素剔除后,画面就变得单纯了。”

翁伟画作里的女人很少有笑容,表情是认真的,严肃的,如一场灵魂之间的对话,“你看着她的时候她也在看着你,幽雅但不一定落寞。而这个她就是你天天接触到的千百个人中的一个她,当下的你所认识的生活中的她。但你真的认识她么?画中的她在问你。”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生活中的翁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也是一个重视感觉和环境氛围的人。精心布置的房间和舒缓流淌的肖邦《夜曲》是他不言而喻的审美意趣所在,而这也正契合于他写实油画作品中所特有的美妙质地。

“我希望画出美得让人心醉的画,犹如人们闭上眼睛听肖邦的夜曲那样的感觉,我希望我的画可以让人闭上眼睛去看,去回味。”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翁伟是通透的,他的每个感知触角都舒展开来,汲取他日常所见所闻所感中的一切艺术养分,他的精气神整个是往上走的,周身散发着正能量的感染力。十年前,他用话剧、京剧这样的舞台剧来比喻自己理想绘画的状态–一种活的、交流的艺术;如今,他对艺术的理解似乎多了另一层况味,心态日益平和,有“万象丛中独抽身”的洒脱与自在,他说:“画就是画,就是它自己,它活着就有它的道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他画的人体,醉了!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

联系我们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