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其它 » 浏览内容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79 0 发表评论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加拿大一枝黄花,菊科一枝黄花属,多年生草本植物。花果期10月-11月。

有长根状茎,头状花序继续组成圆锥花序列,排列在枝条上。


1

当他们翻越高高的护坡,将长镜头伸向爬满扁豆藤的网格围栏中,只为等候拍摄呼啸而来的高铁时,提子在一片逆光中,发现了在风中肆意招摇的黄花枝。

那是加拿大一枝黄花。黄橙橙的一大条,往上长,一条枝上,有叶,有花,并没有别的旁枝。这一特征,将它与中国本土别的一枝黄花品种,区别开来。

知其名不识其花,或识其花不知其名,用在加拿大一枝黄花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从湘潭市城区往昭山走,快到昭山的路段,道路两侧便随处可见这种开着黄花的植物了。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昭山道路两侧,随处可见的加拿大一枝黄花。]

问当地人,并不知道名字。更多的人,在新闻报道中知晓加拿大一枝黄花。提子当年就是在邻桌跑林业线口的同事口中,第一次听说了加拿大一枝黄花。

“它是一种入侵物种呢。”那个前同事说。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据说是1935年的样子,加拿大一枝黄花被引进上海,作为观赏植物。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具体哪一年进入湘潭的,当地人多半说不上来。

湘潭环保协会的“湘潭矛戈”说,加拿大一枝黄花,最初作为配花引种,后来随着高速公路、河道蔓延了。

引进之后,便是不可抑制的祸患。加拿大一枝黄花所在之地,别的物种便不再生长,生存空间被侵占。继而,它与当地的一枝黄花品种杂交,长出别的模样来。

它的种子,一旦落入土壤中,新芽便又生发出来。土壤到了别处,芽照样发。当然,加拿大一枝黄花的生命力如此强盛,还与它的根状茎有关。只消3厘米长的茎,加拿大一枝黄花,一旦落地,便又旋即生根发芽。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加拿大一枝黄花,成为园林相关部门的眼中毒草,被称作“生态杀手”和“霸王花”。人工铲除,是目前有效治理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方法。于是,一年一度的“扫黄”行动,便在所难免了。

上周六,“湘潭矛戈”邀约一堆人,去东坪街道铲除加拿大一枝黄花。然而,在湘潭城区,东平街道和窑湾的大堤上,加拿大一枝黄花一直铲除不尽。昭山的,更是无人打理了。

“也并不是铲除不掉,在没有结果之前铲除清理,经过几轮彻底清理,还是能铲尽的。关键是要早治,看到就铲除。”湘潭的园林工程师、 提子的草木师傅魏徐湘说。

提子本想参与其中,在与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接触中,有更多感性认识,并从历史与文化这一角度,关注加拿大一枝黄花与湘潭的“恩恩怨怨”。

然而,周末的早晨往往从中午开始,提子睡过头了。尽管如此,想写加拿大一枝黄花的念头,便种下了。

于是有了下面的寻访文字。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花序。]

2

省里来了一大批摄影家,拍摄“大美昭山”。从拍摄美景的角度来说言,他们是失望的。

景点选得不佳的缘故。

除了丛林尽染的山峦、搔首弄姿的模特,几乎没有别的什物,被摄入他们的取景框。

“希望下一站,能拍到更好的。”回来的路上,他们这样说。

但提子外出总是有收获的,这次,收获恰到好处,正是时机。

正值深秋,秋意正浓。山上层林尽染。这种漫山红遍的树,山那边度假村洗菜的大妈说,是香叶樟。提子的师傅魏徐湘后来见了图,说这种红色植物是樟科的,

“可能是假死柴。这种植物整个冬季的黄叶不掉,粗看还以为整株树死亡,故名假死柴。”霜降之后,昭山丛林尽染,秋日里,有落叶,就有这种树木变色的现象,被称作季相变化。

在昭山这个叫七星村的地方,当几个摄影师爬上山坡,去拍摄呼啸而过的高铁时,提子穿着裙子,无法在丛生的杂草种穿行,便停留在了原地。

秋风起,阳光照在人身上,惬意得很。提子一个人在山间,静下来,捕捉着山野间的缤纷颜色。

开着黄花的双荚决明子,已经结了豆荚条。几个月前盛开着紫红色美丽花朵的胡枝子,如今花落尽,结了浅褐色小果子。树叶宽大并在变色的博落回,在绿黄相间的杂草种涌现。黄连木的叶片正在变红,偶有残缺。

而在阳光中金黄一片的千里光,缀着秋日里的小清新。还有结着小红果的山油麻,枝头小青果也即将转红。地面上,麦冬草也结籽了。

当然,最是肆意蔓延的,便是加拿大一枝黄花了。

人当然得有点姿态。加拿大一枝黄花,风给了它姿态。在取景框里,风吹着它动,靠近你,远离你,向左,又向右,仿佛刻意逃避你的对焦点。有点像行道树中的紫薇花枝条呢。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加拿大一枝黄花的果,布满细柔毛。]

取景框里的加拿大一枝黄花,多半正在开花,也有已经结果的,毛茸茸的一长条。菊科的头状花序,组成圆锥、伞房或总状花序,远远看上去,是一条黄花枝条。

一枝黄花在中国有四个品种,除了加拿大一枝黄花,在中国本土的三个物种,是一枝黄花、毛果一枝黄花和钝苞一枝黄花。它们的区别,就在于加拿大一枝黄花的花序,只长在枝条的一面上,而其它几种,花序四向生长。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花枝与果枝对照。折下来手有点痒。]

3

“杂草不仅指那些出现在错误地点的植物,还包括那些误入错误文化的植物。”在英国的理查德·梅比《杂草的故事》一书中,曾这样提到。

很多时候,在这儿生长得好好的,换一个地方,便成了杂草,甚之,成为毒草。

这样说来,人又比植物幸运。尽管人从娘胎里出来,是无法选择的。但除此之外,后天的努力,善恶好坏,诸如种种,都是可以改变的。加拿大一枝黄花,它一旦被定性,却是极难逆转的。

这是从植物学的姿态,看待加拿大一枝黄花。提子站在这些野花杂草间,与所谓的诗意与浪漫沾不上太多关系。但这些花草充满着蓬勃的生机,这多少与人有点相似,落地便能生根,也能绝处逢生。

在这里,没有独特的文化表征,没有使用层面的善恶褒奖,没有种种生而有之的偏见。一切都在还原。一种植物本身的生命力的还原。

从加拿大来到中国,最初,它本身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只是所处的地点与文化环境。然而这样一变,很多事物都微妙地变化了。

在寻访这些野花杂草的过程中,提子的心境,也微妙地变化了。那次从乌石峰寻访草木回到城里,忽觉所有草木都黯然失色了。那种野生植物的恣肆,如同一匹野马,在没有草原的心上,狂奔不已。

话说回来,回归生活层面,加拿大一枝黄花,也并非百益无一害。

花店里的花束配花,很多时候会用到加拿大一枝黄花。它也与几乎所有植物一样,杂草也是良药,加拿大一枝黄花,有散热去湿、解毒的功效。

入侵物种加拿大一枝黄花

[此生只向花低头,可花也低头了。]

Ps:

大自然的缤纷源自多样。

提子无意对任何一种植物进行评判或正名,就如不愿对任何一个人过于定性一样。只是希望,对杂草以一种还原性视角来看待。(平日里的有原则,这时退化成一种无原则了。)

欢迎各位看官留言,写下你眼中的加拿大一枝黄花或纠错。也可以写下你想集中关注的其他物种也可。

2016年11月5日

推荐文章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联系我们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