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 » 文学 » 浏览内容

棒杀和捧杀

654 0 发表评论

棒杀与捧杀,“棒”从“木”字旁;“捧”从“提手”旁。方向相反,前者向下,后者向上,却目的相同。鲁迅提出棒杀与捧杀之后,人们多严于警戒捧杀,疏于警戒棒杀。

棒杀是暴力的象征,无论是物质棒杀还是精神棒杀,用棒杀者有强权,被棒杀者是弱者。后者往往没有选择的余地,唯有“三十六计走为上”,也就是“打不赢就走”。当年,鲁迅得知军阀政府要对他棒杀时就是“走为上计”。但是,也有被棒杀者走不掉的,例如:当年赵树理就在暴力和舆论的双重棒杀下含冤去世。

用棒杀者常常不用亲自动手,而是由狗腿子去执行,而狗腿子往往为了那块肉骨头做得“天衣无缝”、“尽善尽美”。还有一些幸灾乐祸者、落井下石者,甚至肆意告密者。当年张志新就是被最亲密的小姐妹告发而割喉处死的。

“棒”指“棍棒”,有杀威棒、金箍棒、三节棍、双截棍等等,警棍也是一种“棒”。但是,舆论的棒杀除了文字狱,还有“舆论一律”、“舆论围剿”,说你是“毒草”就连根拔掉,有时包括作者的肉体。当然也有“开天窗”、“整段删除”、“不准发表”等等手法。

其实,捧杀是一种更为隐蔽有效的“杀”法。对于无法用棒杀者,把他捧上天,一撤手,他就“自由落体运动”,摔个稀巴烂,叫做“捧得高,跌得重”。“捧”并不一定是吹捧,炒作,也可用其它方法。

日本有一篇小说《雾の旗》,后来拍成电影。作者松本清张,主演山口百惠、三浦友和。这是一个复仇故事:九州乡下发生一宗命案,疑犯柳田坚称自己没有杀人。其妹桐子远赴东京,希望邀请名律师大冢为兄长洗脱罪名,奈何大冢对这单案件不感兴趣,柳田最终被处死。桐子认为当日若非大冢拒绝帮忙,哥哥就不用枉死,於是展开她惊心动魄的复仇计划。她用美色引诱大冢,终于使大冢身败名裂。可谓是用“软刀子杀人”。

还有一篇小说,女主人公是个美女,是个“嫁大富豪专业户”,而且不久大富豪就去世。世人怀疑是谋杀,就是证据不足。某著名侦探千方百计想破此案,结果一无所获。最后侦探和美女对话,美女承认是“蓄意谋杀”,而且坦言其经过:美女有一手烹饪绝技,用美味佳肴很快使富豪营养过度,三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美女有一手床上绝技,用美色温柔很快使富豪纵欲过度,三疲(体疲劳、心疲劳、肾疲劳);在“请君入瓮”后,彻底修改遗嘱、高额人寿保险等等都易如反掌。要不了多久,富豪就在温柔乡中安乐死。法医是找不到任何证据的。结尾:美女对侦探说,你把我绳之以法吧!侦探跪下来说:你嫁给我吧!这真是出人意料之极。

所以,有的时候被“捧”者是明知将来的下场也心甘情愿地“风光一时”。这就是捧杀的厉害之处,就像毒品一样。宁可倾家荡产,也要“吞云吐雾”。

最近,斯诺克上海大师赛中,竟然也现棒杀与捧杀。许多选手在球杆(也是“棒”)的威力下被淘汰,可谓是“棒杀”。但也有选手被“捧杀”。特朗普在“五星体育”记者采访吹捧和电视亮相后,第一轮就被淘汰。他自己也大言不愧把自己列入少数几个世界顶尖高手之中,自我感觉太好了,就走了麦城。丁俊晖在3:0以后,被对手连翻5局。他自以为世界排名第四,对手才排名20,打球很随便,进攻失误,防守又不到位,也输给了自己的自我感觉。媒体为了吸引观众,总是吹捧选手,结果往往害人。奥沙利文很聪明,拒绝了“五星体育”记者采访吹捧和电视亮相,而且在博客上对众多媒体的147分问题很反感。因为他知道:这是要他为了147分而出局。

上次特朗普艰苦地打进决赛,是因为一个个对手都是“名将”,不得不认真对待。现在自封为世界顶尖高手,没有把对手放在眼里,怎么能不败呢?

体育界有一句名言:“一切从零开始。”以前的成绩、记录只代表过去,重要的是现在。在人生道路上,“一切从零开始”也是一句至理名言,尤其是那些为官者。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联系我们

回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