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 » 金融 » 浏览内容

中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算法靠谱吗

186 0 发表评论

“按照购买力平价(PPP)的计算方式,中国的经济总量9月29日正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份数据,2014年美国经济规模是17.4万亿美元,中国经济规模是17.6万亿美元,根据购买力平价算法,2014年中国赶超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体。”

最新一波关于中国GDP世界第一的说法,不出意外,又引发吐槽:第一,购买力平价科不科学?第二,热炒中国GDP世界第一的用意何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经济领域的成就一个接一个,国人对“世界第一”的认识越发理性。对于中国GDP,早已不再唯数据论。当前,国人更关注的是,GDP的质量如何进一步提升。

“第一”真来了

2014年10月,当中国人从“国庆黄金周”的假期休假回来后,发现自己即将成为全球GDP第一的国家的公民。

10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2014年10月号《世界经济展望》。该报告显示,2014年美国GDP将是17.416万亿美元,中国GDP将达17.632万亿美元。这就意味着,中国GDP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关于中国GDP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的说法,老生常谈。

今年5月,世界银行在名为《2011国际比较项目发布汇总结果》的报告中指出,中国的经济规模在2011年已经达到美国的86.9%,比2005年的43.1%提高一倍多;而从2011年到2014年期间,中国经济规模将增长24%,而美国仅增长7.6%。据此,中国经济规模有可能今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

早在2009年,当代最著名的经济历史数据考证与分析专家安格斯·麦迪森就预测,中国可能在2015年恢复其世界头号经济体的地位,到2030年,中国占世界GDP的比重可能增加到23%,那时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也会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1/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2010年公开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大胆预测,中国GDP总量将在2016年超越美国,2016年将成为“中国世纪元年”。

从IMF最新的研究报告来看,“中国的世纪元年”将提前到来。有人测算,中国GDP超过美国的时间节点是在2014年10月10日。也有人测算,中国经济规模超过美国的时间节点是在9月29日。

不过,显然没什么人会在乎究竟是9月29日还是10月10日,人们更想知道的是,这个第一是怎么算出来的?也就是这17.6万亿美元是怎么算出来的?

3.47靠谱吗

购买力平价法(PurchasingPowerParity,简称PPP),这一经济学的专业词汇近来总是不断充斥着中国人的耳朵,因为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是采用这个方法得出“中国2014年GDP将超过美国”这一结论的。

所谓购买力平价,是一种根据各国不同的价格水平计算出来的货币之间的等值系数,以对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进行合理比较。购买力平价理论最早是由20世纪初瑞典经济学家古斯塔夫·卡塞尔提出的。

简单地说,购买力平价是国家间综合价格之比,即两种或多种货币在不同国家购买相同数量和质量的商品和服务时的价格比率,用来衡量对比国之间价格水平的差异。

例如,购买相同数量和质量的一篮子商品,在中国用了80元,在美国用了20美元,对于这篮子商品来说,人民币对美元的购买力平价是4∶1,也就是说,在这些商品上,4元购买力相当于1美元。

中国2013年的GDP总量为568845亿元,按照GDP年增长率7.5%来算的话,预计2014年中国的GDP总量为611508亿元。如果说,根据IMF所预计的那般,2014年中国GDP为176000亿美元的话,也就是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的购买力平价是3.47。

然而,目前人民币对美元的名义汇率基本保持在6.15的水平,这与3.47的人民币对美元购买力平价相差甚远。

其实,对于各国GDP统计,目前所采用的方式,不是购买力评价法,就是汇率法。而如果按照汇率法来计算的话,即使使用比名义汇率更高一点的实际有效汇率进行计算,2014年中国的GDP仅为10.1万亿美元。

之所以目前国际权威机构都采用购买力平价法来统计并比较各国GDP,是因为汇率法虽然简单,但是存在很大缺点。一是汇率不能准确反映一国经济实际增长的实绩。按现汇率法的确定应决定于国际市场上对各国货币的供求关系和各国货币对产品的实际购买力。但实际上汇率变动受多种因素影响,包括经济因素和非经济因素,诸如外汇管理政策、政治事件等,因而用它难以反映各国货币的实际购买力,也不能准确反映GDP的变动。二是汇率只有与各国国民产品中的对外贸易产品有关,与大量的国内贸易产品无直接关系,但是后者却占国民产品的大部分。汇率主要在外汇市场上发挥作用,而与一国国民产品的关系松驰,难以反映GDP的变动。

专家们吐槽

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2014年中国GDP将超过美国”的预测后,越来越多的国内及国际经济学家纷纷表示以购买力平价汇率方式比较中美两国的GDP不靠谱。

10月8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一场论坛上说,IMF的统计显示,以购买力平价计算,美国2014年GDP为17.4万亿美元,而中国则达到了17.6万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不过按实际汇率计算,美国2014年GDP为17.4万亿美元,而中国则为10.4万亿美元,中美之间的差距依然较大。

10月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虽然按照购买力平价标准中国今年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衡量一国经济实力要看综合因素。她敦促美国尽快批准旨在给予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更多话语权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与治理改革方案。

尽管,世界银行预测了中国2014年GDP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是,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考希克·巴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将市场汇率因素计算在内,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经济体,中国要超过美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摩根大通更是在其报告中指出,中国GDP超过美国是一个“错误警报”,购买力平价算法不靠谱。摩根大通公司驻纽约负责全球经济协调工作的汉斯莱说:“按更普通、更被广泛接受且在我们看来更有用的衡量标准,美国仍然是世界最大经济体。”至于购买力平价,“那不算数的”。购买力平价用来区分钱在每个国家能买多少东西,却无法体现这两个国家当前的相对位置。如果只看经购买力平价调整的GDP数字,往往会夸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分量,因为这种比较基本忽略了各国货币之间的汇率情况,因而也就无法准确反映不同国家对世界资源的不同掌控能力以及它们对全球事务的不同影响力。

“从技术上讲,购买力平价法不仅克服了汇率波动的致命缺陷,也能反映出不同国家商品与服务的真实成本。但是,使用购买力平价法的前提是有关国家的产业结构和消费结构相似、劳动生产率和贸易条件相同,而这一点,购买力平价法只能望洋兴叹。”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同时,购买力平价法也有自己的软肋,如比较时所选商品与服务缺乏代表性、价格资料的收集和处理过于灵活、可能高估发展中国家的货币购买力等。”

平价法缺陷

采用购买力平价法进行各国的GDP比较,首要的条件就是选择“一篮子”合适的商品,看同样的商品在不同国家售价,进而得出各国货币之间的购买力平价比率。然而,选择合适商品的难度是很大的。例如,同样的一杯星巴克咖啡,在美国用4美元可以买到,而在中国需要花30元,那么人民币兑美元的购买力平价为7.5;而一个寇驰包包在中国售价为4000元,在美国为300美元,那么人民币兑美元购买力平价是13.3。如果说,上述两种商品不怎么具有代表性,那么最普通的麦当劳汉堡,在美国一个卖3美元,在中国一个汉堡15元左右,人民币对美元的评价购买力大约为5。

实际上,一个大众所熟知的事实是,在衡量不同国家经济规模对比时,使用汇率法和购买力平价法所得出的结果往往天壤之别。如使用汇率计算,2011年全球GDP为70.3万亿美元,而用购买力平价法计算,世界GDP总量达到90.647万亿美元;用汇率法计算,当年中等收入经济体在全球GDP总量中的占比仅为32%,用购买力平价法计算,该比例上升到48%;用汇率法计算,2011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为6.46,中国GDP仅为7.3万亿美元,只有美国经济总量的43%,同时占世界的比重仅为10.4%。由此不难发现,如同汇率法一样,购买力平价法也无法真实反映一国的经济规模,其最终统计结果就不能信以为真。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PPP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汇率决定理论,并没有阐述清楚汇率和价格水平之间的因果关系。首先,购买力平价法忽略了国际资本流动对汇率的影响。尽管购买力平价理论在揭示汇率长期变动的根本原因和趋势上有其不可替代的优势,但在中短期内,国际资本流动对汇率的影响越来越大。其次,购买力平价忽视了非贸易品因素,也忽视了贸易成本和贸易壁垒对国际商品套购的制约。另外,计算购买力平价的诸多技术性困难使其具体应用受到了限制。

中国三不变

从几年前各金融机构纷纷预测中国GDP将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到2010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后大家又开始前仆后继地预测中国的GDP何时能超越美国,其实,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对于这个第一似乎淡然。

其实,无论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帽子,还是第一大经济体的帽子,中国的老百姓戴得都不舒服,而且是帽子越大越难受。大家普遍的感受是,我们又“被”第一了,因为数据与现实的感受差距太大。

IMF在其发布的2014年10月号《世界经济展望》中预计,到2019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20%。然而,中国老百姓更多感叹的是,中国人的生活质量何时能赶上并超越美国人。即便就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均GDP仍不足美国的1/4。有学者预测,在人均GDP方面,中国跟美国的差距可能在50年或70年。

同样是今年4月世界银行发布的国际比较项目报告显示,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人均GDP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3/4,在世界上名列第99位。如果按汇率计算,中国的人均GDP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中国和美国的国土面积相差不大,但是属于贫困地区的土地面积,中国远比美国要大得多。中国公民所享有的教育、医疗等福利待遇相比于美国等发达国家,更是望尘莫及。”上海社科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潘正彦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奚君羊指出:“GDP只是增量,而非存量,一年的GDP规模超越美国其实根本证明不了中国经济超过美国。上百年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所累积出来的财富,不是中国30年市场经济的发展能比的。”

如果说,4年前当“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消息传来,中国老百姓还略感兴奋。如今,中国GDP超过美国的消息则更多地引来反驳声一片。

对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权威机构接二连三地宣布中国GDP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有不少人都提出了阴谋论一说。西方发达国家“捧杀”中国的做法并不少见。

近些年来,鉴于中国持续高速的GDP增长率以及不断扩大的GDP总量,一些发达国家开始以此为由,欲将中国归类至发达国家行列,进而让中国无法享受发展中国家应享有的待遇,甚至希望中国承担本不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美国总统奥巴马此前就曾公开表示,中国长期搭了现有国际秩序的“便车”,要求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一社会主要矛盾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这“三个没有变”,既是认识中国现状的基调,也是我们如何面对“世界经济规模第一”这顶帽子的指针。

就业问题最大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转型期,这两年来中国经济的最大目标已经逐渐从高增长转至调结构。不可否认,GDP是一项衡量经济的重要指标,在我们希望国际机构以及西方国家不再紧盯着中国不断扩大的GDP说事儿的同时,中国也不能再“唯GDP之高”了。

10月13日,中国央行发布报告称,预计中国2014年的GDP增速在7.5%左右。在近日召开的第30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部长级会议上,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处于合理区间,就业情况好于预期,通货膨胀稳定在较低水平,结构调整和各项改革稳步推进,预计全年GDP增速在7.5%左右。尽管房地产市场调整、环境污染治理和制造业增速放缓等在短期内对经济增速产生了一定影响,但随着城镇化推进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中国经济中长期将实现更可持续和更高质量的增长,中国政府将继续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

其实,不少经济学家及市场分析人士都认为,中国的GDP增速即使回落至7%之下,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本届政府更是首次提出了GDP增长“区间论点”,高层表示出对经济数据下行的容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论坛致辞时表示“大家都关心中国经济增长的数据,但是对于中国政府来说,最关注的还是中国的就业情况”。

中国第三季度GDP数据公布在即,目前金融机构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第三季度GDP增速将较上一季度的7.5%进一步下滑至7.2%或7.1%,而今年全年GDP增速不太可能会超过7.5%。而对于2015年的中国GDP增速,包括惠誉、高盛、世界银行、IMF等在内的国际机构普遍预计将低于7.0%。

10月10日,中国社科院“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组在北京发布秋季报告。报告认为,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为7.3%左右,比今年春季预测下调0.1个百分点,经济增长继续保持在合理区间。报告同时预测,中国经济2015年增速将继续放缓至7%。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中国外需难以大幅提升、消费总体平稳、投资因制造业产能过剩及创新技术相对不足、房地产库存较高等因素而难以长期维持高速增长,投资效果系数及投资回报率都在降低。当前,投资对于稳增长仍起关键作用,但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却在减弱。

不过,即便GDP增速有所下滑,各机构普遍认为,中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基调并不会改变。而周小川近日在IMFC部长级会议上的讲话,也正印证着这一点。

“改善民生已经成为本届政府工作的重点,而中国人对GDP的认知也正在逐步转变,只要老百姓生活切实得到改善、人们的幸福指数不断上升,GDP增速下滑一个或者两个百分点都不是问题。”奚君羊指出。

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相继宣布中国2014年的GDP将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之后,有人翻出了美国肯尼迪总统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在1968年发表的一段演讲,值得一读。

即使我们消除了物质的贫困,我们还面临一个更大的任务,那就是——满足的贫困,目标的贫困,尊严的贫困——还困扰着我们每一个人。在太长时间里,我们太注重物质的积累,而放弃了个人的美德和社会的价值。

这个国民生产总值不包括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教育的质量和游戏的快乐。不包括我们诗歌的美丽,我们婚姻的坚强,我们公众辩论中的智慧,和我们官员的正直。

它不包括我们的机智和勇气,不包括我们的智慧和学问,不包括我们的同情心,不包括我们对国家的热爱。总之,它衡量一切,却把那些令人生有价值东西排除在外。它告诉我们美国的方方面面,却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为她自豪。

评论 共 0 条 (RSS 2.0) 发表 评论

  1.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

发表评论

  •   没有头像?

联系我们

回到页首